服務熱線:0755-26751199
音響網(Audio160.com) > 行業資訊 > 音響信息(專業音頻) > 數字音頻工作站(DAW)將走向何方?
數字音頻工作站(DAW)將走向何方?
更新時間:2023-12-29 16:25:55 編輯:溫情 Declan McGlynn 調整文字大小:【

新興技術使數字音頻工作站(DAW, 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處于十字路口。歷史遺留代碼、兼容性限制以及厭惡軟件升級換代的用戶群體相結合,導致音樂制作軟件缺乏創新。新冠疫情、云計算和生成式人工智能改變了人們對音樂制作工具界面和功能的期望。

打開2000年的數字音頻工作站,你很可能會一眼認出當今使用的任何數字音頻工作站的絕大多數功能(無論是功能上還是視覺上)。從左到右將有一個主編曲界面、一個MIDI音符編輯器、左側有一個素材瀏覽器、一個帶有一排虛擬推子和插件槽的混音窗口。當然,從那時起,我們最喜歡的的數字音頻工作站技術已經發生了巨大的發展,但從根本上說,體驗幾乎保持不變。

目前主流的數字音頻工作站都是建立在多年積累的俗稱屎山的歷史代碼之上,這些開發代碼無法隨著用戶期望或新技術的出現而輕松地更新調整。在數字音頻工作站停滯不前之時,插件填補了空白,讓新的想法可以快速實現。與之相對,數字音頻工作站仍然是靜態的相當可靠的底層。但插件領域也逐漸變得呆滯:即使市場上有數千個插件而且每個月都有更多的插件出現,但每年推出的真正創新的想法很少。主要產品都是復制現有工具或重新發明相同的模擬建模合成器和硬件。

這并不是說每個數字音頻工作站和每個插件都完全缺乏創新——僅舉三個例子,Ableton、Bitwig和FL Studio都在突破DAW基礎設施的界限。但生成式人工智能工具的快速崛起是否讓數字音頻工作站公司變得脆弱?他們如何安撫期望熟悉性和兼容性的核心專業用戶群,同時加入下一代制作人期望的突破性人工智能技術?隨著創意工具向云端轉移,數字音頻工作站真的可以保持本地離線狀態運行嗎?數字音頻工作站會繼續處于創意食物鏈的頂端嗎?我們采訪了一系列專家,從世界上最大的插件公司背后的開發人員到構建未來數字音頻工作站的創新團隊以了解2023年當下數字音頻工作站的狀況、其局限性如何阻礙創新,以及我們下一步的發展方向。

圖1:Ableton Live

在 iZotope和Waves 工作了18年的專業音頻顧問Scott Simon解釋道:
“主要的問題在于的數字音頻工作站的代碼屎山,每個為數字音頻工作站制造商工作的人都知道這一點——他們認識到并感受到了這種痛苦!

Simon聲稱數字音頻工作站已經成為弗蘭肯斯坦式的軟件,新功能被附加到現有的代碼庫上,最終導致創新瓶頸。

“數字音頻工作站創造了這個令人著迷的小規模產業,其內部的集體產品每年從零增長到 20億美元,但如果你回到30年前,你會發現這座房子已經變成了你私自拓建了700個房間的房子,F在你想再安裝你的水療中心、你的自動燈光、你的新供暖系統,在一個增加了700個房間的房子里真的很難做到這一點。這就是我對數字音頻工作站的看法!

Bronze[https://bronze.ai/]是一家開發新型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驅動數字音頻工作站的公司,其首席執行官Lex Dromgoole表示:

“我明白為什么沒有一個頭腦正常的人會承擔構建數字音頻工作站的任務!

“如果你加上這樣一個事實,即人們無法真正從中賺到錢,因為它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開發,你就會明白為什么沒有創新。我認為這實際上是其中很大一部分——經濟激勵不存在!

包含YouTube頻道和Discord社群的音頻程序員社區Audio Progammer[https://www.theaudioprogrammer.com/]創始人的Joshua Hodge聲稱,插件市場的情況也已趨于穩定:

“過去最大的障礙之一是模擬建!軌虿蹲接布臏嘏捅憩F力,從插件首次出現到2012年左右主要做的實際上是在嘗試將過去的聲音重新帶入這些工具中!

Joshua Hodge表示,現在模擬建模已經基本實現,經典硬件可以在盒子里準確地重新創建,創新動力已經喪失
“我覺得創造力已經達到了一個平臺期,很多人都在創造同樣的東西。很多人都想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它會是什么樣子,我們如何擴展我們使用數字音頻工作站所做的當前功能?但我認為沒有人完全確定它會是什么樣子!

圖2:“數字音頻工作站遇上麻煩了嗎?我想說數字音頻工作站正處于其發展過程中非常重要的成熟階段。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傳統的數字音頻工作站需要有一些刺激來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 ——Scott Simon
RoEx Audio是一家新型音頻技術公司,致力于打造人工智能驅動的音樂制作工具,其創始人David Ronan也談到了其他開發者的挫敗感。他解釋說:

“雖然數字音頻工作站在重建傳統工作室方面做了令人欽佩的工作,但行業內存在一定程度的慣性阻礙了變革。多年來,當我嘗試用傳統數字音頻工作站做一些有點非傳統但可能具有突破性的事情時常常遇到許多障礙。有時這讓我很惱火,就像試圖在老頭樂三輪車中安裝法拉利發動機一樣!

雖然行業里許多人可能會感到沮喪無力,但也有人認為這是正確設計的完美例子。如果數字音頻工作站還能運作,為什么要瞎折騰?隨著交活期限的臨近,制作人和混音師只想坐在桌前靠肌肉記憶熬夜工作。數字音頻工作站可以是一個神圣的空間,經過高度定制后可以提供個性化音樂制作體驗,并在將想法從頭腦傳遞到耳朵時盡可能消除消除障礙和干擾。為了創新而創新肯定比根本不創新更有糟糕吧?畢竟,穩定性和可靠性對于最終用戶來說都極其重要。這種說法是合理的,并且長期以來一直是主流說法,直到2020年。

新冠疫情導致數十億人被限制在家中,隨之而來的是人們對音樂創作的興趣激增。在鼎盛時期,美國的樂器音頻零售商Sweetwater每天派發1.5到2萬件包裹,而Ableton和蘋果等公司則為新的潛在客戶延長了免費試用期。我們在2021年的一篇文章[https://djmag.com/longreads/how-pandemic-shaped-music-tech-renaissance]中探討了疫情對音樂科技的影響?梢哉f,盡管整個音樂行業遭受了可怕的損失,但音樂科技公司卻逆勢而上,一些銷售紀錄主要來自缺乏經驗的新用戶群,他們發現自己有足夠多的閑暇時間。突然,一個全新的市場圍繞著數字音頻工作站展開,這并不是那些鍵盤快捷鍵神圣不可侵犯的市場。新的音樂制作者們希望快速獲得結果并越過復雜的過程。Scott Simon說道:

“現在有兩個世界——我們所知道的傳統數字音頻工作站世界和這個新世界,”

圖3:Logic Pro

新創作者的爆炸式增長也改變了音樂科技公司的格局,許多公司在經歷了一陣增長之后,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投資和一系列并購。其中包括Native Instruments吞并iZotope、Brainworx和Plugin Alliance、inMusic收購Moog、Pioneer DJ收購Serato(待批準)以及Avid于 2023年8月被STG財團收購。音樂人兼視頻博主Benn Jordan對這一系列收購進行了詳盡的報道[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_Aq3pCtsZo][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V411u76Y/]。

隨著新用戶到來,期望的功能也隨之改變。十多年來,社交媒體已經成為在線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數字音頻工作站和音樂制作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個離線、孤立的過程。BandLab——一個在線數字音頻工作站和音樂制作共享平臺——看到了機會。該公司首席執行官Meng Ru Kuok說道:

“我最初想創辦BandLab的想法不僅是在創作者方面有創新的可能性,而且在社交方面也有創新的可能性,”
“蘋果的入門數字音頻工作站被稱之為車庫樂隊,但現實中人們不再是在車庫搞樂隊,每個人都生活在網上。人們協作的方式非常不同!

協作音樂制作應用程序和平臺Endlesss的制作人、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Tim Exile也看到了同樣的趨勢。他解釋道:

“音樂4萬年的歷史是我們共同協作的成果。在過去100年左右的時間算是一個微小的例外。音樂變成了一個可以一個人獨立生產并由其他人群人消費的商業產品!

對于Tim Exile來說,孤獨天才秘密創作的想法將被更具協作性、以粉絲為主導、公開身份的藝術家所取代

“孤獨天才世界的典型例子是Aphex Twin,他真正在這種完全的神秘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品牌,激發了人們對他所做的事情的瘋狂好奇。我不認為你現在真的能夠打造Aphex Twin一樣的品牌!

Exile看到新粉絲希望與他們最喜歡的藝術家有更多聯系。

“看看Fred again..如何建立他的品牌是很有趣的,這個品牌更具參與性。那里確實沒有任何秘密,幾乎是完全相反的!

圖4:“大環境會對所有人產生影響,但我也相信專業音樂創作流程能不斷適應并將延續,同時工具庫中會不斷擴充!薄 BandLab首席執行官Meng Ru Kuok

BandLab用戶的大幅增長(目前已超過 6000 萬)可能暗示他們選擇了正確的道路,但Meng Ru Kuok并不認為這是傳統數字音頻工作站的過渡,而是一種增強。他說:

“如果你想到大量涌入的創作音樂的人,就會發現需要完成歌曲的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大環境會對所有人產生影響,但我也相信專業音樂創作流程能不斷適應并將延續,同時工具庫中會不斷擴充!

Exile表示同意:

“我認為數字音頻工作站的未來不會受到任何方式的威脅,它們將永遠位居音樂之巔!

他解釋道。如果音樂制作的未來確實在云端,其重點在于無縫的Google Docs式協作和更易于訪問的工具,那么它為另一種主要基于云的技術在這個新生態系統中蓬勃發展打開了大門:人工智能。

盡管人工智能在音樂制作中的應用已經有很多年,甚至幾十年前了——我們在2021年的三部分人工智能未來系列[https://djmag.com/longreads/ai-futures-how-artificial-intelligence-will-change-music]中詳細討論了這一點。當OpenAI在2022年4月推出DALL-E 2以及后來的ChatGPT時,當人工智能,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機器學習,似乎能夠憑空“創造”時,人們感到驚嘆不已。人們對人工智能對醫療保健、戰爭、經濟、氣候變化和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影響已被廣泛報道,無論好壞。

對于更廣泛的音樂領域來說,隨著人工智能工具和平臺的不斷推出,圍繞版權和知識產權的合理擔憂仍在爭論中,許多工具和平臺在未經權利人許可的情況下接受了受版權保護的內容的訓練。這是一個正在迅速變化的混亂局面,歐盟和美國政府即將立法定義人工智能和版權在未來十年及更長時間內如何共存。目前,這是一個狂野的西部世界,從假Drake[https://www.theguardian.com/music/2023/apr/18/ai-song-featuring-fake-drake-and-weeknd-vocals-pulled-from-streaming-services]到GrimesAI[https://pitchfork.com/news/grimes-unveils-software-to-mimic-her-voice-and-announces-2-new-songs/],相互沖突的觀點[https://edition.cnn.com/2023/04/18/tech/universal-music-group-artificial-intelligence/index.html][https://www.theverge.com/2023/8/22/23841822/google-youtube-ai-copyright-umg-scraping-universal]和充滿未經許可的語音模型的Discord服務器[https://www.musicbusinessworldwide.com/riaa-asks-discord-to-remove-ai-hub-server-hosting-copyrighted-songs/]。

圖5:早期的Ableton Live和Logic Pro

對于數字音頻工作站來說,情況更加微妙。數字音頻工作站中的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會是什么樣子?我們會簡單地要求ChatDAW替我們控制聲音推子嗎?也許我們會要求它平衡混音并消除任何頻率掩蔽,以便我們可以專注于創意方面。也許這將是一個八小節循環,我們要求圍繞它構建一個編曲,類似于圖像拓展[https://openai.com/blog/dall-e-introducing-outpainting]。也許點擊微小自動化節點的日子將永遠消失——敢不敢想象一下?

這個未來比你想象的更近——一個名為 WavTool[https://www.midifan.com/modulenews-detailview-46549.htm]的網站構建了一個非;镜囊魳分谱鞴ぞ,其中包含一個聊天機器人,可以完成諸如在某個調中添加MIDI音符、調整效果器、調整信號路徑、添加側鏈壓縮等任務,并僅通過文本提示就可以想出鼓模式。它很基礎,有時甚至很糟糕,但概念驗證令人印象深刻。數字音頻工作站中的聊天機器人是你自己的個人工作室助理,他了解你工作方式的一切。對于這項技術的開發來說,感覺像是一種合乎邏輯且非常有用的方式,但在當前的數字音頻工作站生態系統中這種可能性有多大還有待觀察。

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還有兩種方式可以與數字音頻工作站的未來關聯。一種是語音建模,即使用錄音室品質的人聲來訓練人工智能模型。該算法可將例如人的音色、語氣、口音、單詞之間的呼吸的每一個特征訓練成模型,然后存儲在云端服務器上。然后,用戶可以通過將這些特征應用到自己的錄音中,將自己的錄音轉換為該人的聲音。這項技術已經在數字音頻工作站之外得到采用,GrimesAI項目就是最好的例子。其他包括DJ Fresh的Voice-Swap[https://voice-swap.ai/],該公司已授權著名歌手的聲音供制作人和藝術家在他們的曲目中使用。

真正有趣的是,當你將這個概念應用于混音或制作人的風格而不是人聲時。我們是否會開始看到Splice風格的商店突然出現,銷售Motown模型或Daft Punk Homework時代的模型,它會自動在你的混音中應用數百種不同的調整 - 從單聲道聲音、添加EQ設置、壓縮設置、混響、延遲、以及構成一個時代的聲音特征的所有變量?

圖6:Google的生成式人工智能作曲工具MusicLM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想法,并且在不久的將來絕對有可能實現。想象一下,我們不是對著名的壓縮器或均衡器進行建模,而是不僅對所使用的設備進行建模,還對工作室的氛圍、工程技術、當時的技術限制、典型的麥克風放置、最流行的地毯和地毯的聲學反射特性進行建模那個時代的特征、歌手那天可能吸了多少支煙,以及我們目前無法理解的數千個變量。

這項技術成為未來數字音頻工作站工具包一部分的另一種方式是通過生成式人工智能從頭開始創建內容(無論是圖像、文本還是聲音)的過程,通常使用提示信息作為來源。語音建模從技術上講也是生成式人工智能,因為它本質上是使用提示來創建某些東西,只是提示來源恰好是另一種聲音。更常見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是指DALL-E 2風格的文本到內容生成。Google的MusicLM和Meta的AudioCraft是最終可能發展到數字音頻工作站中的新興工具的兩個例子。
然而,對于大多數音樂人來說,這種一鍵式音樂解決方案并不是他們所尋求的。音樂人想要發揮創造力,并且想要控制創作過程。對于抖音或播客配樂來說,這種一次性的生成音樂可能會起作用,但對于擁有自己獨特身份的藝術家和制作人來說,很難看到一鍵式解決方案起作用。更有可能的是,生成式人工智能取代了音樂制作過程中的步驟,而不是完全取代創造力。

Never Before Heard Sounds (NBHS)的聯合創始人Yotam Mann解釋道,NBHS是一種機器學習驅動的數字音頻工作站,包括音源分離、文本到音頻的生成工具和人工智能語音建模等功能:

“音樂家追求的是他們自己的聲音,”

“你永遠不會對那些從過于簡化的工具中所制作的音樂體會到擁有所有權。你想在這種生態系統中找到自己的創作之路,找到創造和發現自己的聲音的方式。作為一個平臺,我們的目標就是讓這一切成為可能!

圖7:“人工智能算法與硬件密切相關,通常只能在特定類型的GPU上運行。因此,當我們考慮如何實際部署這項技術并將其交到音樂家手中時,瀏覽器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 Yotam Mann,Never Before Heard Sounds聯合創始人

為了構建他們的平臺,NBHS沒有選擇開發獨立運行的桌面應用程序,而是為他們的美麗新世界選擇了瀏覽器。在與Google一起構建Magenta Studio后,Mann了解到該瀏覽器可以提供更大的靈活性和支持,尤其是在融入人工智能時。他解釋道:

“人工智能算法與硬件密切相關,通常只能在非常特定類型的GPU上運行,因此,當我們考慮如何實際部署這項技術并將其交到音樂家手中時,瀏覽器是我們唯一的選擇。我所說的瀏覽器是指瀏覽器和云渲染的結合!
NBHS(現稱為Sounds.Studio)最近從私人測試版轉為公開測試版。你可以在這里嘗試一下[https://sounds.studio/]。

人工智能插件公司RoEx的David Ronan同意瀏覽器的樞紐作用:

“目前,人工智能技術的一系列進步并沒有與數字音頻工作站無縫融合,導致桌面程序與瀏覽器之間存在明顯的鴻溝!

Ronan認為,雖然傳統數字音頻工作站不應該放棄桌面應用程序,但使用瀏覽器采用新技術具有顯著的優勢!盎跒g覽器的數字音頻工作站可以實現許多在傳統本地環境中難以實現的強大功能,這些可能包括世界各地藝術家之間的實時協作、與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服務的無縫集成、即時訪問龐大的在線采樣庫以及跨設備的項目自動備份和同步!

數字音頻工作站中的在線采樣庫已經很常見,例如Splice的Bridge插件和Loopmaster的Loopcloud。最近,Image-Line發布了FL Cloud Sounds,它引入了從網絡獲取的聲音包,這些聲音包可以在數字音頻工作站中預覽使用。另外,Image-Line還在FL Studio中引入了音源分離和人工智能母帶處理[https://www.midifan.com/modulenews-detailview-48530.htm]。另一方面,Bitwig和PreSonus開創了一種新的文件格式,允許Bitwig和Studio One項目之間的交叉兼容[https://www.midifan.com/modulenews-detailview-48203.htm]。

圖8:“我相信我們有責任支持內容的道德、合法使用,并開發道德和合法的工具。數字音頻工作站有責任齊心協力支持正確的可追溯性……”——Meng Ru Kuok,BandLab

另一項可能來自BandLab。自從BandLab收購了經典產品Cakewalk并對其進行了品牌重塑,最終于2023年宣布將推出Cakewalk Next和Cakewalk SONAR[https://www.midifan.com/modulenews-detailview-47149.htm]。目前尚不清楚其將包含哪些功能,但鑒于BandLab的移動和社交屬性,預計新改版的軟件將包含某種基于云的部分。

值得指出的是,瀏覽器并不是解決數字音頻工作站問題的萬能解決方案。它自身的問題包括延遲、多軌輸入輸出和第三方插件支持。但從社交和協作的角度來看,混合路線有很多好處。正如BandLab和Endlesss都提到的那樣,瀏覽器可以集成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更快、更輕松地推送更新,以及簡單的故障排除和錯誤修復。感覺上大多數數字音頻工作站將在不久的將來采用某種形式的云連接。將繁重的CPU負載卸載到云端也感覺像是一個額外的好處。云計算是否可以完全取代DSP運算卡?

數字音頻工作站公司一直以來依法回避了其用戶使用其工具創建違法內容的問題。但如果數字音頻工作站更多地轉向線上,并且隨著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出現及其引發的道德雷區,數字音頻工作站在版權侵權方面是否應該更加意識到并積極主動地發揮自己的作用?BandLab的Meng Ru Kuok解釋道:

“我相信我們有責任支持內容的道德、合法使用,并創建道德和合法的工具,DAW有責任齊心協力支持正確的可追溯性——我們不能把這一切都交給流媒體平臺來解決。每個人都可以為支持這個行業的下一次發展發揮作用!

圖9:Cubase和FL Studio

無論數字音頻工作站能保持不受新興技術顛覆的影響,還是在未來20年內慢慢開始轉向面向未來,或是從頭開始完全重新設計,2023年感覺像是一個拐點。使用場景開始進行轉變,市場將會因此重構。專業音頻顧問Scott Simon問道:

“數字音頻工作站遇上麻煩了嗎?我想說數字音頻工作站正處于其發展過程中非常重要的成熟階段。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傳統的數字音頻工作站需要有一些刺激來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

RoEx的創始人David Ronan表示:

“未來三到五年,音樂的創作和消費方式將會發生重大轉變!

他補充說,隨著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技術的進步,數字音頻工作站可能很難跟上:

“當前的系統可能無法輕松適應這種創新的交互式框架。作為回應,我們可能會看到專門為此目的開發的新工具、新軟件!

“這不是零和游戲,我們每年都會看到制作音樂的人數呈兩位數增長。這種增長將由強調過程的樂趣而非作品的完美所驅動。會有一條前進的道路。數字音頻工作站將在這條道路上走得很遠!

 

作者:Declan McGlynn

編譯:Mike. 李克鐮

來源:https://djmag.com/features/what-future-daw

 網友評論
 編輯推薦
  • 2022視聽行業高峰論壇 音響行業金孔雀“開屏”揭榜了
  • 專題:2021視聽行業高峰論壇
  • 2021 SIAV上海國際高級HiFi演示會展會_聯合HiFi專題
  • 獨家專題: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專業擴聲幕前幕后
加載推薦品牌
  • 諾音曼KH 810單10寸有源超低音音箱
  • Wharfedale Pro(樂富豪)90周年:鑄就品質,成就經典
  • SEEBURG acoustics line丨袖珍揚聲器 i-series :小身材,大能量
  • 加拿大XILICA(聲麗佳):專注于一流的數字音頻處理系統
加載推薦品牌資訊
設為首頁 | 商務信息 | 音響資訊 | 本站動態 | 付款方式 | 關于音響網 | 網站地圖 | 網站RSS | 友情鏈接
本站網絡實名:音響網 國際域名:www.chaoji169.com 版權所有.1999-2023 深圳市中投傳媒有限公司 .
郵箱:web@audio160.com  電話:0755-26751199(十二線) 傳真:0755-86024577  粵ICP備05041759號
在線客服: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視聽學院-商家論壇群: 視聽學院-商家論壇
free性欧美xx69|日本变态强奷中文字幕|亚洲人成啪啪网站